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九五至尊演员表 >> 正文

【江南短文学】自驾回家过春节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清连高速南起于广东清远,北止于粤湘交界。这条路将粤北山水风光、瑶、壮少数民族风情、得到尽情写意,山、水、路、桥和谐相容,构成一幅原生态的绿色画廊,真是处处皆景,美不胜收,车随路转,景随车移。农历腊月二十四这天上午,一辆黑色的奥迪行驶在这条漂亮的高速路面上,驾驶这辆小车的人,是深圳市某软件公司的大男孩李凯。这时,只见他嘬着嘴巴,边吹着口哨音乐,边用眼睛扫着路边的美景,一幅惬意享受的样子。

李凯的老家在四川都江堰,大学毕业后,到公司工作有五年了,事业算是小有成就,年薪也有二十多万元,美中不足的是现在年龄有三十多岁了,女朋友的事还没有着落。

每年春节,李凯都要回家一次,自他三十岁那年开始,每次回家,都要受到父母二老的“逼婚”。也难怪父母这么逼他,因他是父母唯一一个儿子。过去,父母只盼着儿子回家,现在是盼着儿子能带着媳妇、孙子一同回来。李凯也很理解父母的心情,父母都是农民,当初供养他上大学是多么的不容易。所以,他是父母眼中的骄傲,父母是他心中的牵挂,不能因为怕父母逼婚和怕父母失望就不回家了。

李凯过去回家都是乘火车,今年他花了二十多万元,买了一辆奥迪,想试试自驾回家的味道。当老板准了假期后,他选了个天气晴好的日子,开始了从深圳往四川都江堰一千七百多公里的自驾行。

车抵粤湘交界处的凤头岭时,李凯才想起原先计划着看一看湖南靖州县地笋苗寨的风景的事,他是在电视剧《爸爸去哪儿》中知道的地笋苗寨。都说未婚年轻男孩生活自在,可李凯做梦都在想着像电视中的陆毅一样,当一个有孩子的奶爸,是多么幸福啊,李凯是因此才迷上了地笋苗寨。

当天傍晚,李凯在怀化市一酒店歇息了一晚,第二天用过早餐后,驱车百多公里进入靖州县境,经在路途寻问,才知地笋苗寨在三锹乡境内。当李凯的车进入三锹乡时,他远远看到了九龙叠翠的九龙山,地笋苗寨就坐落在九龙山麓之中。

李凯走在寨内的石板路上,欣赏着具有苗寨神韵的寨门、鼓楼和凉亭,领略具有苗族风情的吊脚楼、同蒲殿、钟灵山寺和廊桥,听漂亮苗寨姑娘唱着具有天籁之音特色的苗族山歌,喝过具有苗族风味的竹筒酒和油茶。这儿的一切,太美了,李凯感觉自己已被这儿的风景迷了、被这儿的风情醉了。

当天下午,李凯的车出地笋苗寨十几公里时,突然有一辆黄色切诺基,在不宽的路面上,贴着他的车擦身而过。李凯心里一惊,不好,我的车可能被刮了,他将车停了下来,检查车身,见没什么损坏,心里才坦然一些。

李凯的车继续往靖州县城行驶,没一会儿,他发现那辆黄色切诺基停在前面拐弯处,一位穿着迷彩服的中年男子站在路中间向他招手。

李凯见有人拦车,有些慌张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难道有拦路抢劫的吗?他忐忑不安地将车驶至近前,既没下车,也没熄火。

“迷彩服”走到李凯车门边,用手敲了敲车门:“兄弟帮帮忙,好吗!我妻子快要生孩子了,我的车突然坏了,帮帮忙,兄弟!”

男子话刚说完,他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,李凯在车内听到了那女子焦急地喊哥哥的声音,才知道这不是拦路抢劫的,看他们的情形和表情,确实像有危难之事发生了。

李凯钻出车子,刚走到黄色切诺基车身边,就听到车里面女子痛苦的呻吟声,车内确实有一位产妇。李凯毫不犹豫的大喊:“快将人移到我的车上!”

穿迷彩服男子和年轻女子听李凯喊声,来不及说感谢,开始动手移动产妇。李凯和他们一起将产妇移到了自己车上,一路鸣笛,直向靖州县城驶去。

在靖州县人民医院,当产妇转移到产房后,年轻女子急着走到穿迷彩服男子身边说:“哥,钱呢!给钱办手续。”

迷彩服男子赶忙搜索着身上的衣兜,边搜边说:“完了,完了,刚才只顾着换车,装钱的提包放在原来的车上了。”

看男子如此焦急的样子,李凯说:“别急,大哥,我身上有,要多少?”李凯说完,从身上掏出一摞票子。

“预交一千元。”年轻女子望着李凯说。

“我这有两千元,你先拿去用。”李凯将钱放到年轻女子手上。女子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李凯,接过他手中的钱,飞似的离开。

这时,穿迷彩服的男子走到李凯对面,什么也不说,将双手重重地搭在他肩上,继而将他搂在怀里,紧抱着。李凯知道,男子这一动作,体现了他的感激之情。这时,李凯从身上掏出车钥匙,放到男子手中说:“开我的车,去将你车上的东西取来,免得丢失了。”

男子接过车钥匙,连说:“是的,是的,还是兄弟想得周到,我走了,有什么事,你帮下我妹妹,好吗!?

“放心去吧!我会的。”李凯说。

迷彩服男子刚走,他的妹妹来到李凯身边,对李凯说:“我们去产房门外坐吧!”

这时,李凯才注意到这女子的美貌,她外穿乳白色半长羽绒服,鸭蛋形脸,肤色白皙,乌黑的长发披在后背,弯曲的睫毛里,是一对慧黠动人的双眸。李凯心里暗暗赞叹,她真美!

女子注意到李凯在观察她,她朝李凯微笑着:“今天太感谢你了,不然我嫂子真会有危险了。”

“不用谢,谁没有危难之处呢!”李凯自然地说。

“那是,走吧!我们去那边等。”女子带着李凯来到产房门外坐了下来。

女子问李凯:“你是到地笋苗寨旅游吧!”

李凯说:“是的,但不是专门到那儿旅游的,我是从深圳回四川都江堰老家过春节,路过此地来玩玩。”

“你是都江堰的人呀!我在武大水利学院毕业后,一直想到都江堰看看我国古老的水利枢纽工程。”

“什么,什么,你是武大的?”李凯面对着女子惊异地说。

“我就是武大的,这有什么奇怪的吗!”女子满脸洋溢着笑意,望着李凯。

李凯从随身旅行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毕业证,放到女子手中,幽默地说:“你看我俩像不像校友。”

女子看过李凯的毕业证,喜笑颜开地说:“还真是校友了,隔着三年的校友呢!”

女子话刚说完,李凯的一只手已伸到她面前,对她说:“学妹,你好!”她也很大方地伸出一只手,让李凯握着,回答说:“校兄好!我叫尤嘉,你就叫我尤嘉吧!”

李凯紧紧握住尤嘉的柔软细腻的小手,嘴里连说:“尤嘉,好名字,好名字!”

就在李凯与尤嘉的手还握在一起时,尤嘉的哥哥突然撞到了他们面前,尤嘉慌忙抽开被握在李凯掌心中的手,脸儿红透了,李凯也有些不好意思。尤嘉哥哥装作没看见一样,问他妹妹:“你嫂子怎么样了?”

在尤嘉刚要答话之际,产房门张开,出来一位护士对他们说:“产妇已经顺利生产,是个男孩,母子平安!”

护士带出来的喜信乐坏了尤嘉兄妹俩,哥哥拉着妹妹的手跳了起来,叫了起来。

李凯受到他们兄妹的情绪的感染,也非常开心。他走到尤嘉哥哥面前说:“恭喜大哥喜得贵子!我也得起程了。”

尤嘉的哥哥紧握着李凯的手:“兄弟,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。”说完,他先掏出一摞钱,偿还了李凯原先垫付的钱,接着又掏出一摞钱,欲放到李凯手中。李凯知道他是为了表示诚恳的谢意,他坚决地拒绝着尤嘉的哥哥送的谢金。

尤嘉知道哥哥的意思,对她哥说:“哥,李凯是个乐于助人的人,他还是我武大的校友呢!肯定不会收你的谢礼钱了,我们还是去看看嫂子和孩子吧!”

李凯随尤嘉兄妹一起来到了产妇房中,尤嘉的嫂子甜美地望着李凯,感激地说:”今天真是谢谢你了,大兄弟!“

“你别客气了,嫂子。”李凯礼貌地回答。

此时,尤嘉的嫂子一会儿望着李凯,一会儿望着她的姑子尤嘉,心里在想,这两孩子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。“大兄弟,你老家在哪儿,在哪儿工作,弟兄几个,有女朋友吗?”尤嘉的嫂子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,问了李凯一连串问题。李凯似乎知道嫂子问话的意思,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话。

在旁边的尤嘉,静静地听着嫂子与李凯间的对话,其实,嫂子所问的,也是她想知道的。

李凯自着意欣赏了尤嘉的美貌后,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,当他握住尤嘉的手那一刻时,真是心旌摇动,激动万分。他原先对尤嘉哥哥假作说要启程,其实,内心多么想与尤嘉共处一会儿。此时,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李凯心里产生,他开始“投石问路”了。他对尤嘉的嫂子亲切地说:“姐,我想在这儿再玩几天,等你出院时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好啊!大兄弟,我叫尤嘉陪你多玩几个地方。”尤嘉嫂子说完,对她的丈夫说:“你说可以吗!”

“当然可以,兄弟他什么时候走,得由我决定,他的车钥匙还在我手中呢!“尤嘉的哥哥说完,朗爽地笑了起来。

这时的尤嘉听着哥嫂的调侃,白里透红的脸蛋显得极为漂亮,她撒姣似的对哥嫂说:“你们真是拦路抢劫啊!”

这一刻的李凯,听了尤嘉与她哥嫂的对话,感觉心中的愿望往成功的路上,迈出了可喜的一步。

五天后,李凯随尤嘉和她哥嫂一起,来到了尤嘉住的寨子。这是离地笋苗寨不远的另一个苗寨,风光旖旎,十分秀美。尤嘉的家有父母、哥嫂和她一起共五人,尤嘉的哥哥是转业不久的特种兵,嫂子是小学教师。这次家添贵子,全家有说不出的高兴。依着苗家的风俗,孩子的出生酒正在热烈的筹办中。

都说初恋的男孩都是没有理智的“狂徒”,办什么事情都是朝着自己的终极目标勇往直前,尤嘉的侄子出生宴这天,李凯表现得更为突出。当所有的亲朋好友已经入席时,李凯着一身苗族服饰,来到身穿苗族盛装的尤嘉面前,深情地望着尤嘉,亮开嗓子唱道:“阿妹窈窕又苗条,歌声清脆空中飘。眉毛弯弯似柳叶,听妹歌声会醉倒。”

尤嘉本来就是个能歌善舞的苗妹,她见李凯居然穿着她哥哥的服装,笑弯了腰,听他唱起了苗家男子求婚的山歌,不管他是为了凑兴娱乐,还是真的求婚,她感觉都应该接住他的歌词回唱。这时,只见盛装的尤嘉边舞边唱:“阿哥莫把妹来夸,今妹也有二十八。青春气息在荡漾,敢与阿哥比才华。”

李凯继续唱:“云儿飘荡在山间,偶然看见花妖艳。阵阵香气入胸中,哥不想走心被牵。”

尤嘉接唱:“哥从南方远路来,机缘巧合遇兄台。蜜蜂采花追哪朵,妹问阿哥香哪来。

李凯唱:“阿妹是朵好红花,一见衷情心里夸。李凯已经被迷了,心中特想娶尤嘉。”李凯这曲唱完,眼睛火辣辣地望着尤嘉。

尤嘉在李凯的深情注视下,脸颊红得像腊梅一般,接着唱:“阿哥胆子真够大,这般唐突找桃花。苗妹婚事非儿戏,以何为凭娶尤嘉。”

就当尤嘉这曲刚唱完,李凯早将一个包装精美的戒指盒托在手心,对尤嘉说:“尤嘉妹妹,做我的女朋友,好吗?”

李凯与尤嘉的对唱,打动了所有在场人的心,特别是尤嘉的哥哥,他一直望着李凯,心中非常满意这个男孩。在李凯向他妹妹大胆求婚表白时,看到妹妹那羞涩、激动和难以为情的样子时,他笑了起来,在他的带动下,全场鼓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掌声中,李凯将戒指戴在了尤嘉细如嫩葱般的手指上。

腊月29这天上午,李凯驾驶着他的奥迪,行驶在包茂高速公路上,尤嘉坐在李凯旁边。两个幸福的年轻人,时而说说笑笑,时而唱着流行歌曲,这辆幸福的“大蓬车”,在腊月正午阳光的照耀下,一路向天府之国方向驶去。

成都是如何治疗好癫痫病的
青年癫痫原因是什么
男性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风雨不测网 | 深圳电信宽带申请 | 乱轮一家亲 | 沈阳标牌制作 | 手机卫士和 | 五道口附近电影院 | 新乡市宾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