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平顶山客运中心站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东边日出西边雨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“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

——出自《庄子·大宗师篇》

晨曦若隐若现,只在东边的天际露出清清浅浅的一抹乳色,鱼青就蹑手蹑脚地起床了。

多年来,鱼青的生物钟都和北京时间一样准确无误。城市尚且半寐半醒,只有早起环卫工人的扫帚“沙沙”有声,在城市四月浸了浓郁花香的街道上,一声声,渐行渐远。鱼青拉开厨房的玻璃窗,沁人的春天的气息凭空而入,让人不由微微一震。春天,总是这样一个让人莫名震颤的季节。鱼青家住一楼,拉开窗户,窗外栅栏里蓬勃的花花草草,就齐齐伸了脖子对着鱼青摇摇摆摆,仿佛早起邻居热情的互相问好。

早餐必有粥,是鱼青坚持多年的习惯。尽管女儿乔娇多次建议把粥换成豆浆,鱼青都只是笑笑,不作答。乔立君胃不好,浅表性胃炎。医生告诫不宜食用豆制品,以免刺激胃酸分泌过多加重病情。鱼青知道治胃病不能急,是个天长日久细细调理的过程。这就需要耐心,这耐心不但丈夫乔立君要有,照料乔立君饮食起居的鱼青更得有。于是,鱼青的粥就格外用了心思,每每煮粥时,鱼青都会用量器仔细量了沙参、枸杞、贡米,加水放在电饭煲里,慢慢熬煮,等粥快熟之际,加几瓣玫瑰花,再稍煮片刻,一锅香气扑鼻、温情四溢的粥就浓浓的弥漫了厨房。

如此,鱼青就不得不放弃黎明前的酣梦。在城市尚且半寐半醒时分,多数人还徜徉在梦境的时候,鱼青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。鱼青不但把乔立君的粥煮得有情有义,乔娇的早餐也是不能马虎的,已经11岁的乔娇,正是发育身体的时候,早餐的火腿、煎蛋、牛奶和面包片也是必不可少的。只有鱼青自己是马虎的,馒头、榨菜就白粥,间或面包片蘸了果酱,也就草草打发了。

早餐桌上,鱼青说自己今天得早走,商场安排了员工体检,今年还外带了商户,自己作为楼层经理,无论如何是不能迟到的。

乔立君不抬头,只瞟了眼腕上的手表,缓缓说道:急啥,时间完全来得及。

乔娇则歪了脖子,咬了口面包片,看着立起身子收拾东西的鱼青说:我敢打包票,你上学的时候一定没有迟到过,恁积极做啥呀?看我们,泰山压顶也不弯腰,老师说迟到一分钟罚五块,以为这样能吓住我们,结果是根本也没有人害怕。

别说了,快吃,当心迟到。鱼青快速拿了手机、钥匙,换了拖鞋,做好了出门准备。

你们领导怎么安排这个时候体检?要出门时,乔立君突然问。

噢,听说是一家新开的医院,为做宣传搞活动,也有人说,我们领导夫人在那家医院做会计。不管怎么说吧,今年把商户也带上了,那些商户可高兴了,说商场这样才体验了一点点人文关怀。再说,这个季节草木发芽,也是疾病多发期,查查有好处,有了杂草早清除,才能健健康康啊。

乔立君张了张嘴,似有别的话要说,看鱼青匆匆忙忙的样子,打住了话头,把最后一口汤倒进嘴里,催促乔娇,快点,上学的倒没有上班的积极。乔娇翻了一眼乔立君,说你不也没走吗?乔立君扬手做欲打状,乔娇弯了腰,携一路银铃般“咯咯”的笑声,早跑出了大门。乔立君摇摇头,收拾了餐桌,才从从容容拎上包,最后一个跨出门,上班去了。

单看这样的画面,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。一个温文儒雅的丈夫,一个善解人意的妻子,一个调皮活泼的女儿,有着风平浪静的家庭氛围,自给自足的小康状态。如果,生活肯这样一直眷顾他们,也许他们的日子真就这样,像沙漠里一颗沙子一样,不会有谁去多看他们一鱼青和乔立君都没有料到,这个平平常常的早晨,正是他们此后波澜起伏生活的开端。

鱼青是唯一一个被医生留下来的。

当时,鱼青正在大厅里安排那些做完体检的员工们撤离。安排栗子带已经拿到体检单的商户们先回商场。她知道,有很多家商户都是老板自己经管店铺,她们一离开,商铺就唱了空城计。如今,商场竞争激烈,稍不如意,商户们就会像落雨后的泥石流样“哗啦啦”流向别的商城。一个商场要立足,首先你得给商户服务好了,得了良好服务的商户们,才会众星捧月样围绕着你的商场。

鱼青——,鱼——青,在不在啊?

护士的声音就是这个时候在大厅里响起来的。

在,在在,我还在。

你来一下,王主任找。

事后,鱼青觉得那小护士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。可能,这是个才上岗不久的小护士,否则,一个医院里天天面对死亡的医生或者护士,是不应该有那样的眼神的,不过,也许这只是鱼青自己的猜测罢了。因为,手术后的鱼青已经不是先前那个善解人意,面面俱到的鱼青了。

王主任,一个和善的中年女医生,告诉鱼青,说鱼青还得再做个彩超。

有什么问题吗?我?鱼青问。

现在还不能断定,你必须再做个彩超,带她去吧,小严。

事后,鱼青回忆起来,觉得王主任的口气很生硬,不容置疑。你听听,她用了“必须”两个字,她告诉鱼青说,你“必须”再做个彩超,那意思就是不管你鱼青怎么想,彩超都是非做不可了,也就证明鱼青的身体肯定出问题了。但为什么她又说,现在还“不能”断定,这岂不是拿自己的矛戳自己的盾吗?妈的,虚伪。别奇怪,这是鱼青后来经常骂人的口头禅。鱼青觉得,所有的人都心怀叵测,鱼青自己的身体自己反倒无法做主。就那个貌似和善的王主任,明明已经清楚鱼青身体出了大问题,却还能装出一副菩萨般和善的面容。让鱼青做了彩超,再做化验,又验血又验尿,还单做了个什么巴氏涂片检查,却又告诉鱼青别太紧张,一切都是例行检查。

那天,王主任把鱼青像猫玩老鼠一样玩够了后,告诉鱼青,三天后来拿化验单。还嘱咐鱼青最好和家人一起来。鱼青离开王主任的办公室,是怀了满腹的心事。这样的情况,鱼青虽没有亲自经历过,但听得可不少啊。要家人来陪同,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,傻子也能猜出个所以然。为什么医生们还要欲盖弥彰,重蹈覆辙,掩耳盗铃,也可以说成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难道病患的智商都很低下吗?她鱼青看起来很笨吗?切。

鱼青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,掏出手机准备给乔立君打个电话。打开手机,鱼青才发现有条短信,是乔立君发来的。看看时间,应该是鱼青正忐忑不安躺在诊床上做彩超的时候。打开短信,鱼青记得乔立君的短信很简洁,就一首古诗: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鱼青觉得奇怪,乔立君为什么发了这样一首古诗?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,她知道这是唐朝农民起义将领黄巢的诗句。这首诗是以菊喻志,借物抒怀,通过刻划菊花的形象、歌颂菊花的威武精神,表现了作者等待时机改天换地的英雄气魄。尤其后两句“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其想象的奇特,设喻的新颖,辞采的壮伟,意境的瑰丽,都可谓前无古人,生动地展示出农民起义军即将攻占长安,主宰一切的胜利前景,显示了作者天翻地覆、扭转乾坤的壮志胸怀。

联想到乔立君单位最近面临的人事调整,鱼青猜出来,乔立君应该是所向披靡,胜利在望了。鱼青长长吐出一口气,这些天来,也包括刚刚生发的不愉快都随着乔立君这则短信,轻飘飘烟消云散了。

三天犹如三年,不,在鱼青来说,甚至比三年还要漫长。起码三年里还有春夏秋冬,姹紫嫣红。可鱼青的这三天几乎都是凛冽的寒冬。

鱼青上网查了查,明白了巴氏涂片是查宫颈癌最关键的手段。这么说,鱼青有可能——?会吗?应该不会吧?鱼青怎么可能得这样的病呢?从小,鱼青的身体就很健康,一年四季,连感冒都难得。怎么可能会突染疾病呢?鱼青的家族很健康,爷爷奶奶,甚至姥爷姥姥都是八九十岁,无疾而终的。鱼青父母的身体也都很健康,怎么到了鱼青这儿,才三十六岁,多年轻啊,就会出了问题呢?

那天晚上,乔立君是横着身子破门而入的。当时,鱼青拉开门,就闻到乔立君身上冲天的酒味,鱼青皱了皱眉头,看见乔立君斜了身子,右臂伸直扶了门框,左腿屈起交叉搭在右腿上,左脚脚尖点地,头微微右倾,一个很酷很性感的型男姿态。往常,乔立君喝了酒回来,怕鱼青不高兴,都会这样摆一个性感的姿势逗鱼青发笑。可今晚,鱼青没笑,鱼青不但没笑,甚至还怨恨地看了一眼乔立君。

乔立君当然不明白,他摇晃着身子扑进门,抬脚甩了脚上的皮鞋,一边醉眼迷离地寻找拖鞋,一边高声嚷嚷道:青儿,好老婆,知道,知道什么是,满城尽带,尽带黄金甲吗?哈哈——,知道——什么是——我花,开后,百花杀,杀吗?

鱼青不做声,看着乔立君意气风发,知道乔立君肯定是如愿以偿了,为了上这个副科,乔立君可没少动心思。自古以来就是夫贵妻荣,乔立君如愿了,就等于她鱼青也如愿了,她应该高兴才对,可她那时那刻却就是高兴不起来。看来,就算是息息相关,同舟共济的夫妻二人,也是各有各的命啊。只是,鱼青没有想到,当乔立君的小舟长风破浪,奋勇向前时,她却被抛到了谷底,且在坠落的过程中惊悚地发现,自己原来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鱼青住院了。

那个有着菩萨般面貌的王主任告诉鱼青必须住院治疗。

鱼青选择了市立医院,那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医院。所有的检查又统统做了一遍,基本上和那家私立医院的检查相符,鱼青的子宫里长了个鸡蛋大的瘤子,且属于多发性子宫肌瘤,必须手术切除。鱼青不言语,只眼巴巴盯了主治医生:林主任,能不能不切啊,切了子宫我还能算女人吗?林医生笑了,他告诉鱼青,子宫只是在孕育胎儿时担当着重要作用,无生育要求后,切除子宫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。

鱼青坚持不切。其实,鱼青远远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有多严重。医生只是告诉她要把子宫和肌瘤一起切除,事实是,鱼青恐怕连宫颈和卵巢也得一并奉献。医生只所以没有告诉鱼青实情,是因为乔立君看鱼青反应那么激烈,怕她闹情绪影响治疗,就阻挡了主治医生准备告知鱼青实情的计划。乔立君知道鱼青怕的是什么,他趴在鱼青耳根告诉鱼青,说他在网上查了,有研究表明,就全子宫切除术本身而言,对患者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。鱼青明白乔立君所说的实质性影响是什么,看乔立君也这样说,鱼青就定定看了乔立君:你说的,真没影响吗?

当然了,我还会骗你吗?肯定没影响,我才让你做,再说,病情大于山,有病咱们就得治,别说是没影响,就算真有影响,咱们照样得治,不是吗?是命重要,还是那个,那个什么影响重要啊?别怕,有老公呢,万事都有老公和你一起面对。

反复权衡之后,鱼青一咬牙上了手术台。

一切顺利,术后鱼青恢复得很好。在鱼青养病期间,乔立君也表现得格外体贴。鱼青觉得,生活似乎只是起了个小小的波澜,一切随着身体的恢复又归于平淡。鱼青不是个矫情的女子,她不怕平淡,她早就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如果不是鱼青无意间听到了乔立君和婆婆的对话,她可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。

那天,她和乔立君一起去婆婆家。婆婆住的是小院,看屋外的阳光不错,鱼青就搬了椅子坐在外面晒太阳,一边帮婆婆择韭菜。乔立君在厨房帮母亲收拾,鱼青是送择好的韭菜进厨房时,无意听到了那一对母子的对话。婆婆问青最近没闹腾吧?乍一听到这句话,鱼青不由一震,闹腾?难道在婆婆的眼里,她鱼青是一个能闹腾的主?鱼青乍了耳朵,想听乔立君怎么回答,良久,就听乔立君叹了口气,说道,她什么都不清楚,闹腾什么?乔立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沉重,不像平时和鱼青说话的口气。就听婆婆也叹了口气,缓缓道,她今天不知道,难保她明天也不知道,你还我怎么和她说?乔立君的声音略带沙哑,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嗓眼里:她当初连切除子宫都不愿意,我再告诉她,给她说你现在不但没有了子宫,连卵巢也都没有了,你说,她还不得崩溃了啊?母子二人说完这些就都不再吭声了,仿佛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也让他们不堪重负。

窗外,鱼青已经在瞬间骨肉分崩离析。

怎么可以这样?原来自己一直都被谎言蒙蔽着。医生护士,父母家人,包括亲朋好友,可能都知道了自己的病情。就鱼青自己什么也不知道,那么所有有关病情的问候和欣慰也都是假的了?他们原来都是表演给她看的啊?他们庆幸,庆幸鱼青只是长了个肌瘤,切了就好了,看他们庆幸,鱼青也跟着庆幸;他们淡然,淡然鱼青就做了个小小的手术而已,很快就恢复了,看他们淡然,鱼青也淡然,如果真是大病,他们不可能这么淡然。却原来,这一切都是假的啊?

鱼青愤怒了,鱼青越想越愤怒。鱼青怎么能不愤怒呢?身体是她鱼青自己的,她鱼青却没有了知情权。不管是医生护士,还是父母家人,任谁也不能剥夺鱼青自己为自己做主的权力。怎么能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就随意把她的器官给切除掉呢?鱼青的思维进了死胡同,她只想到了自己被蒙蔽的可怜,却忘了那些蒙蔽她的家人的辛苦。任何一件事情,一旦进入了片面的理解,就算是对的,也成了错的。

三明癫痫病研究院
癫痫病一般要几年才会康复
卡马西平一天最多吃几片

友情链接:

风雨不测网 | 深圳电信宽带申请 | 乱轮一家亲 | 沈阳标牌制作 | 手机卫士和 | 五道口附近电影院 | 新乡市宾馆